愿此去繁花似锦,再相逢依旧如故 当前位置> 美高美游戏 > 北地印象

对于很多人来说,2020年的夏天有些特殊。祖国人民众志成城的抗“疫”战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绩,越来越多的人回归到他们所熟悉的、井然有序的生活中。而有些人,即将迎来一场对过去生活的,名为“毕业”的告别。
      也曾含泪送别学长学姐,也曾好奇打探毕业典礼的“尊荣”,也曾在关于“毕业季”的热搜话题里翻看过来人的故事。今天,终于轮到自己做主角。
      想想还是觉得难以置信。寒假前,室友们一起讨论毕业旅行是西北还是江南,开学第一顿是火锅还是烧烤的场景仿佛就在昨天,不想已过了一个学期的跨度。在因为疫情而在家中学习的日子里,对时间的感知变得迟钝。去年冬天临别时大家都匆匆忙忙的,忙着说再见,忙着祝平安,脸上笑着却已是归心似箭。“赋闲”一段时间后,大家又开始忙了,忙着赶毕设和论文,忙着各自的前程和去向,但也在深夜忙碌的间隙,见缝插针地想一想:早知不能好好道别,就该认真对待每一次“再见”。
      曾以为安排好的告别索然无味,可当“毕业生”这个身份真的与我划等号的时候,才明白:当真正在乎一个地方的时候,无论排练多少遍,“离开”都会显得突如其来。我开始惋惜,还没有好好拍一次校园里的银杏,没有多去几次图书馆和自习室,食堂三楼的麻辣香锅我还没有吃够,和朋友立下的小目标还有好几项没有完成,甚至开始想:要是我某年某月某个时候表现得更努力一些,就好了。
      比惋惜更甚的,是怀念。记忆里,有第一次步入校园时和摇篮合影的青涩,也有无聊时室友们在宿舍里互开玩笑的喜悦;有军训时凌晨出发爬长城路上的灿烂朝霞,也有做项目时头脑风暴之后的点点星光;有为做志愿早起赶大巴时的哈欠连天,也有出野外的路上因为跃跃欲试而止不住上扬的眉眼……不知不觉间,母校在我的生命里已占据了太多的记忆。
      不舍的,不只是校园,更是校园生活中的自己。第一次在百余人的课堂上发言,明明心脏砰砰直跳还要努力维持表面的镇定;在各类竞赛中努力准备、积极展示,想要抓住每一个锻炼自己的机会;参加社团活动和大创项目,在思维碰撞和齐心协力中,收获课堂之外的见识和成长;周口店,北戴河,著名的实习基地,不知名的小山坡……一次次的野外实习拯救了我这个一动手操作就垮掉的“手残党”,让我由中学时的畏惧实操到现在的享受实践……无数个有关自己的瞬间,使我在时光的循序渐进中不断成长,从初入校园时懵懂的少年,变成了小时候想成为的大人。在自我淬炼的路上,母校帮我塑造了一个更好的自己。
      要说这四年时光留在身上最深刻的烙印,我想应该是“艰苦朴素,求真务实”的校训了。我在成为地大人前,因为校训对地大心生向往;在成为地大人后,汲取着校训所蕴含的力量。在这里,我感受到地质前辈、专家学者跋山涉水、深稽博考的坚韧;体会到来自老师、职工自然而贴心的真实;感慨于自习室里奋笔疾书的身影们所代表的对梦想的追逐。2020的上半年,面对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,我身边的同龄人们积极主动投身志愿服务,在抗疫路上留下了属于北地学子的英雄故事。在他们身上,我看到了北地人的家国情怀和担当精神。因为这些源源不断的感动和震撼,“艰苦朴素,求真务实”这八个字,注定将激励我一生。
      选择这里的那一刻,大家的人生翻开了新的一页。如今,大家再次来到了分岔路口,比先前多了一份坚定和成熟。如果说毕业之前的北地是一个求知之地、栖息之所,那今日之后的母校更多的是一个精神符号。它会适时提醒大家:自信坦荡,勤勉进步,只要坚持就不会输。
      愿祖国山河无恙,愿北地桃李天下,愿大家前程似锦。
      期待与每一个你,以更好的姿态再相见。